• 图片三
  • 2016年西藏雅拉香波探险公司双桥沟攀登珠峰模拟培训活动
  • 图片一
  • 图片二
你的位置:首页 > 户外新闻 >

尼玛次仁校长答记者问

2014-01-29 21:06 点击:

在刚刚结束奥运火炬珠峰传递任务之后,西藏登山学校校长尼玛次仁接受了中国新闻社记者的电话采访,以下是采访录音整理文字。

记: 最初进入体工大队学习射箭,怎样的机缘走上了登山之路?期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尼: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西藏的射箭运动发展势头很好,成绩也不错,但是后来,随着国内射箭成绩的下滑,我们射箭队的队员也在考虑以后的出路。在射箭队我一直努力锻炼身体,那时候我比较喜欢长跑,这也是后来耐力比较好的原因。我也一直坚持自学外语,主要想以后退役了也要有一技之长。
对于登山的最初印象是在我7,8岁的时候,那时中国队1975年登山活动中很多登山者给我留下了最初的印象,以及随后的1988年的珠峰双跨登山,仁青平措老师被称为“愚公”,这对登山留下了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
1989年申请去登山队,因为我的外语专长,留在登山协会作联络官。1989-1999年作登山联络,也尝试去攀登一些山峰,西藏体育局领导为我创造了很多学习机会和考察机会,开阔了眼界。也为后来搬西藏登山学校奠定了思想的基础。
最大的收获是体工大队学习射箭期间对我性格的培养,射箭是一个需要极高稳定性的运动,它需要一个人的耐力和注意力,注意力一定要集中,虽然距离靶心的几十米,一支箭瞬间就到了,但是拉弓到最后松开手指需要等待的时间则需要很长。这段射箭生涯最大的收获就是使我能够有很强的忍耐力和专注于一件事情的韧性。


记:什么原因促成创立登山学校的想法?初期面临的困难有哪些?
尼:有创立登山学校的想法是缘自我在担任登山联络官时的观察,那时候,很多第三国的登山服务人员来藏从事服务工作,而我们当地的农牧民只能从事一些营地清洁、牦牛运输等非常基础的工作,收入也很低。但是从身体素质和高山适应能力来说,我们当地的农牧民青年一直生活在山区,他们更应该有能力去从事登山向导的任务。也许让他们掌握登山的技能之后,他们就可以从事高山向导的工作了,这就是我最初的想法。
创办初期面临的困难的确很多,一个是经费问题,俗话说“开门三件事,柴米油盐哪一个都不能少”,开办一个学校,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首先要有办学的场地和维持的经费。第二生源问题,第一次招生,很多人不了解学登山有什么用,还要跟学生家长做解释,当时我就想绝对不能收学生一分钱。这样才招齐了第一批的20个学员。三是缺少办学经验。自己登山和把登山的知识讲出来还有很大的区别,没有办学的经验,只有摸着石头过河,当时想登山是一个实践的活动,我就找登山队的队员帮助我来讲课。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经历的困难真是多。一定要改变我们在高海拔探险服务领域的落后局面,正是这种想法,一直激励着我,克服了一个又一个的困难。
    西藏登山学校得到的最大的支持还是在2002年,那一年自治区党委及政府和体育局领导经过认真的考察,认可了我办学的成果,把西藏登山学校列为117个重点援藏项目之一,给我们解决了资金困难和办学需要的土地,才有了现在的办学设施。那时我可真高兴,感觉西藏登山学校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记:火炬传递时喊出:“One world,one dream”,对北京奥运精神有怎样的理解?
尼:北京奥林匹克倡导的“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我从心里非常的喜欢,它非常符合我们登山者的心情。孔子说“仁者爱山”,我理解“仁者”就是胸怀宽广的人。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就是一种博大的胸怀,和登山者站立在山顶的感觉是吻合的,一个伟大的国家需要这种开放的胸襟,让全世界人民都享受中国改革开放带来的成果。中国人的梦想也会给世界带来繁荣。
    所以我在顶峰喊出了“One world,one dream”,那一刻我心里有一种自豪。


记:作为一名登山家,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尼:我是攀登过两座8000米山峰,但是我的登山成绩比起我的学生来说,还是要逊色一些,他们很多人攀登过很多的高峰,从这一点来说,我还称不上是一名登山家。我更愿意人们称呼我为“校长”。从心底里我更愿意做为一个登山教育工作者。那么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下一步的目标就是继续想进一切办法办好西藏登山学校。这所学校为国家培养了很多登山健将和体育荣誉奖章获得者。也初步改变了西藏极高山探险需要第三国服务的现状。怎么继续做好与国外登山教育机构的交流教学,让我们的学员开阔眼界,与国际登山教育水平接轨。为了使我们培养的向导能够走出国门,去国外工作,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记:四川地震后,本人或登山学校做出了怎样的努力?
尼:知道四川地震是我们刚刚从珠峰完成奥运火炬传递工作,那一天刚好是我们筹办的“珠峰登山博物馆”开幕。开始我还不知道这个地震有多严重,当时我的女儿正在成都读寄宿学校,我无法与她取得联系,确实有些担心。
随后几天当从电视中看到灾区的情况,我有些震惊,这是一场非常大的灾难,我心里非常难过。
我们就组织了一些物资,主要是帐篷,也从非常有限的办学经费中筹措了一部分现金。通过西藏体育局和西藏民政局转交给受灾的四川灾区人民。